敏感時刻 中國防長應邀會見美防長

環球網 2018-10-19

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上將 18 日在新加坡應約與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舉行了會談。這被認為是 " 近一段時間以來中美之間最好的消息 "。雙方一致認為, 當前兩軍應認真落實兩國元首共識,加強交往,增進互信,深化溝通,管控風險,推動兩軍關系成為兩國關系的穩定器。據美媒報道,馬蒂斯稱會談 " 坦率而坦誠 ",斷言高層會談在雙邊關系緊張時期 " 特別有價值 ",并再次向魏鳳和發出了訪美邀請。一名消息人士 18 日對環環(ID:huanqiu-com)透露,盡管中美之間最近有一些軍事摩擦,但兩軍交流從未中斷,很多計劃內的交往都在保持磋商和推進,而此次雙邊會見也是地區各國所樂見的。

18 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上將在新加坡與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舉行會談。

中美防長表達合作意愿

18 日,在出席新加坡東盟防長擴大會議期間,魏鳳和與馬蒂斯舉行了雙邊會見。魏風和指出,合作共贏是實現兩國關系持久發展的唯一選擇,增進互信是深化兩軍交往的最好粘合劑,尊重包容是解決雙方分歧矛盾的正確方法,兩軍要共同努力加強戰略溝通、管控安全風險、拓展合作領域,推進兩軍關系健康穩定發展。中方在臺灣、南海等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堅定不移,中國軍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堅定不移。希望美方順應時代發展大勢,與中方相向而行,共同為維護世界和地區和平穩定做出積極貢獻。

馬蒂斯說,美中之間存在分歧,但分歧不是對抗,競爭也不意味著敵對。美方愿致力于發展兩軍關系,認為加強合作是兩軍關系發展的唯一合理途徑。 當前形勢下,希望繼續加強兩軍各層級溝通交往,用好互信合作機制,使兩軍關系沿著正確軌道發展。

" 會晤比預定時間長 30 分鐘 "

據法新社報道,中美防長會晤近 90 分鐘。美國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在會面后對記者表示,馬蒂斯重申 " 我們需要持久的兩軍關系,這是兩國整體關系的穩定力量 "。

美聯社 18 日報道說,美國官員在中美防長會后表示,經過幾個月的艱難時期,與中國軍方的關系 " 可能會趨于穩定 "。報道稱,馬蒂斯與魏鳳和的會晤比預定時間長 30 分鐘。馬蒂斯稱會談 " 坦率而坦誠 ",并斷言高層會談在雙邊關系緊張時期特別有價值。

據路透社報道,薛瑞福說,中美防長在很大程度上重申了對棘手的安全糾紛的不同看法,但同意雙方尋求保持持久關系," 兩個核武國家,在面對地區利益時,如果不是全球利益的話——我們需要確保當踩到對方的腳趾時,不會升級為災難"。

《紐約時報》稱,馬蒂斯周四為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一系列敵對行動降了溫。在與中國同行一個半小時的會晤中,馬蒂斯為副總統彭斯此前對中國的尖銳批評打磨掉了一些棱角。馬蒂斯在會上建議兩軍談談他們之間的分歧,甚至再次邀請中國國防部長訪問美國。

" 最近幾個月關系緊張 "

正如新加坡《聯合早報》18 日報道," 美中防長此次會晤備受關注 ",是因為 " 最近幾個月來的一連串事件導致美中兩軍關系緊張 "。一個月前,為了懲罰俄羅斯向中國出售蘇 -35 戰機和 S-400 地對空導彈,美國國務院宣布制裁解放軍總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隨后,中方宣布召回在美國參加國際會議并計劃訪問美國的海軍司令員沈金龍,同時推遲了原計劃于 9 月下旬在北京舉行的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會議。

同樣在 9 月下旬,美國國務院批準一份價值 3.3 億美元的對臺軍售案。對此,中方采取了反制行動。據美國軍方披露,北京拒絕了美國軍艦 " 大黃蜂 " 遠征打擊戰斗群 10 月停靠香港的要求。

9 月 30 日,一名美國官員表示,中國取消了原定于 10 月中旬與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北京舉行的重要年度安全會議。《紐約時報》將此事件看作中美之間 " 近期針鋒相對行動的高潮 "。不過該消息并沒有得到中方證實。

路透社 18 日稱,中方取消本月與馬蒂斯在中國會談的計劃,明顯是對美國實施制裁的報復,馬蒂斯從中清楚地看到美中爭端加劇可能破壞雙方軍事聯系。因此他新加坡之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尋求與中國建立更具彈性的軍事關系。

香港《亞洲時報》18 日稱,馬蒂斯在開啟此次亞洲之行時表示,美國并未試圖遏制中國。他說," 我們立場完全不一樣。但是我們雙方有責任管控這些分歧。"他表示,在朝鮮無核化上的努力是兩國可以進行建設性合作的領域。不過,馬蒂斯并未改變他對中國的一些看法," 我們高度關切南海繼續軍事化。此外,我們關注掠奪性經濟行為 "。

B-52 又到南海 " 例行訓練 "

就在中美防長會晤前夕,美軍兩架 B-52 轟炸機又于 10 月 16 日飛到南海。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8 日報道,這兩架 B-52 轟炸機隸屬于美國在關島的空軍基地。美國太平洋空軍發表聲明稱,這一飛行是在南海附近進行的 " 例行訓練任務 ",是美國印度洋 - 太平洋司令部 " 轟炸機持續性存在 " 任務的一部分,自 2004 年 3 月起例行舉行。聲明還稱,他們的行動 " 符合國際法以及美國長期以來對自由開放的印太發展愿景的承諾 "。不過,聲明沒有說明這兩架 B-52 飛臨南海地區哪些島嶼。

B-52 轟炸機(資料圖)

《聯合早報》18 日稱,此次 B-52 飛臨南海,是在 9 月 30 日美軍 " 迪凱特 " 號驅逐艦在爭議性的南沙群島附近海域航行、與中國驅逐艦發生 " 不安全和不專業 " 的互動之后。薛瑞福 17 日對馬蒂斯的隨行記者稱,中國的行為 " 日益強硬,我們正努力進行適當回應 "。

一位中國軍事專家 18 日對環環說,中美防長會對外傳遞出中美有意管控兩軍分歧的信號。但美國一方面和中國保持互動,希望和中國發展穩定的關系;一方面派出艦機到南海執行所謂 " 航行自由 " 行動進行挑釁。這充分顯示美方的口是心非,言行不一。" 加強兩軍交流從來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恩賜,而是互惠的,對雙方都有利 "。

《紐約時報》18 日稱,在新加坡防長會上,美國希望東盟國家加入其在南海地區挑戰中國的行列,但這些國家多半會繼續抵制這一做法。其中兩個國家——馬來西亞和泰國甚至準備與中國進行聯合海軍演習。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榮譽教授塞耶預測說," 這次會議的任何聲明都會避免批評中國 "。

社評:

中美軍事交流應為兩國關系守護底線

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與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星期四在新加坡舉行會晤,這被廣泛視為中美兩軍在經歷了一段時間僵持之后緩和關系的跡象。兩國防長都做了積極的表態,給分析界帶來了一些樂觀。

防止發生軍事沖突,這是中美關系的底線,目前看來也是雙方的共同愿望。" 我們需要確保當踩到對方的腳趾時,不會升級為災難 ",美國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的這句詮釋被廣泛報道,大概對應了中美管控雙方軍事分歧的努力。

貿易戰似乎毀掉了中美關系的經貿壓艙石,曾經在兩國之間最脆弱、敏感的兩軍關系反而成了防止中美走向沖突升級的守門員。中美只要能避免軍事對立,兩國關系就總會有回旋的機會和空間,這一點北京和華盛頓應該都認識到了,所以有了魏鳳和與馬蒂斯在新加坡的握手。

然而人們當然無法忽略兩人見面的不尋常背景。美國的對華全面施壓,雙方對南海問題南轅北轍的理解,美方取消對解放軍參加環太軍演的邀請,美方制裁中國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和其主要負責人以及中方為此取消與美多項軍方交往,美臺提升軍事互動,等等,中美防長新加坡會晤要消化上述這一切,顯然是吃力的。

另外馬蒂斯被視為美執政團隊中相對溫和的人物之一,他近來多次表示美方 " 沒打算遏制中國 ",只要有可能就會予以合作。但特朗普總統日前公開表示他有離職的可能性,這也為中美兩軍交流增添了變數。

西方媒體都說魏鳳和與馬蒂斯在新加坡的 90 分鐘會晤中沒有達成什么協議,但這沒影響輿論對這次會晤賦予了較重的意義。當下無疑是中美戰略互疑的高峰期,而且氛圍沉重,這時候防長見面本身就產生了緩釋作用,這是兩國和兩軍傾聽對方和換位思考的一個機會。

當然,更重要的是之后兩軍怎么做。現在的問題是,美軍的示強行動還是距中國核心利益的承載點太近了,而中國不可能無動于衷。不是運行戰略的兩國防長和司令員們在現場一邊博弈一邊交流,而是低級別的軍官和技術人員在一線操控中美關系最敏感的神經。美軍如果不斷增加展示其決心的行為頻度和與解放軍的貼近度,那么總是會讓很多人捏一把汗的。

近日公布的一份美國軍人意見調查顯示,有創紀錄的 46% 的受訪美國軍人擔心美國將在 2019 年陷入一場大規模軍事沖突,沖突方向最有可能是俄羅斯或中國,他們對此深感不安。

中美是兩個核大國,兩國在西太平洋都有很強的軍力部署,兩國有各自的政治決心,但顯然雙方都沒有開展軍事對抗的意愿,也都沒有因為某個事端將兩國拉入那種對抗的充分準備。增加軍事互信、克制通過軍事姿態展示政治決心的沖動,是雙方都應有的冷靜和責任感。

換句話說,中美的競爭面在上升,但不要讓兩國軍隊的表現成為那些競爭的出口。兩國飛機和軍艦不是應該增加近距離尖銳游戲的專業性,而是就不該有近距離比試決心和膽量的機會。兩國戰略決策者應有效杜絕軍事摩擦的各種可能性。

中美防長新加坡會晤談得不錯,而南海就在旁邊,希望兩國防長的態度能夠在那片遼闊的海域和空域中得到體現。


環球網
以上內容由“環球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分享 返回頂部
江苏十一选五平台